平凡的人生



《梦落花开》---犯错

已有 6 次阅读2021-9-13 10:58

《梦落花开》---犯错< br>

【导读】我点了《金鱼与木鱼》,借着歌词,我打趣说,有一天,木鱼问金鱼,你一天到晚游来游去,好不自在,我呢,一天到晚被人敲来敲去,是何道理呢?金鱼说,命不同而已。
< span>< span>  
  一
 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,我的心是湿的。
  我要为我做错的事去买单,去承担。
  从昨日下午,接到车子出事的电话,我就假想过很多,至于结果是什么,我不知道,只能等待。
  有时自己想想,我怎么沦落到如此地步,走捷径,跑偏门,终归与我无缘。
  回溯自己,真的做过很多事情,却从来没有做过作奸犯科的事情,这次我做了,而且失败了。
  人穷志不短,很小,我懂得此理,但利益的驱使下,铭华读书阁,我还是选择了冒险一试,命该如此。
  想去改变一些什么,却什么都没改变,不是命运捉弄了我,树海读书阁,是我拿命运开了一个玩笑。
  其实,金霏读书阁,人贵自知,爱看读书阁,在开始我就知道结果,孔子读书阁,真的事情发生了,只能面对,只是来的太快,将我变得那么手忙脚乱,失了方寸。
  这件事情的发生,让我更加明白,命中有,终归有,命中无,勿强求。
  我觉得自己可笑,做了错事的人,还可以追问自己是好人,还是坏人,是我的心不安分了。我太急于改变一些什么。
  这么多年,自己的心智历练的沉着,冷静,敢于面对一切,即使最坏最坏,怕疼已然不是我,华闻读书阁。
  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,这是我必须做的,结果的好坏,我不再看重,总不会天塌下来。
  我问自己,树海读书阁,对于这件事,留给我心底的痕迹,会是什么,只能是狼狈与疲惫。千算万算,终逃不过天算,毕竟是不光彩的事。
  事态的发展,已经不在我的掌控之中,精彩读书阁,至于趋于何种方向,期望不再扩大,至少为我留下最后一点颜面。这一生,我非常在意,犹如一个朋友所说,毁了我“一世英名”,这话说大了,但事实对于我愿向善的人,这已经是一种耻辱。
  如果事情的发展,朝向最坏,树海读书阁,我也做好了准备,这些年也被很多人看着笑话,多一个少一个而已,只是父母的心是否还能承受,这是我顾忌的。
  有些朋友,安慰我,没什么大不了的,又不是大恶大奸之事,没有刑罚,只会行政处理。
  这些,我都知道,只是我的心,习惯不了,或许真的我本善良,才会有这些情感。我不能霸气的说“好大事”,因为我知道,我是做错了,孔子读书阁,至于忏悔,没有,我没有伤害,只是扰乱秩序。
  我的合伙人,昨日下午被记者采访,上了电视,回来告诉我,他出名了,是啊,尽管他笑着说,多少背后那份尴尬,是隐藏不了的。换成我,身兼公职的我,又会怎样,不愿去想象,真想了,也就那么回事。
  事情出了,我和合伙人的共同熟人,都在说着我的合伙人太不小心了,怎么就犯了逆向行驶的低级错误,被逮个正着。
  我知道他的心也不好受,为这车,我和他都花了很多心思。这些年,他也是那般不如意,如意了谁又愿意去险中求财。一切归于天命,说太多没用的话,金霏读书阁,是废话。送他回家的时候,我不愿多说,他的心应该比我还乱,毕竟他直接面对了,我还在幕后,承受的更多。
  记得有一次,我在一个朋友的空间里,评述了重庆文强被判死刑后的一番感慨。我说,还说什么呢,说什么都无用,树海读书阁,两个字“认命”。至于怎样看待社会其他同样存在的,有什么抱怨,有什么心中不服,做了就认,除非己莫为。
  我的事,当然不可与此同可比拟,但事情不论大小,其根本道理是一样的。看不得山外,看得山内,就好。
  沦陷了十几个小时的心情,在雨中虽然湿透,但也足够清刷了心灵的浮尘,让心更加明净。
  告诉自己,不去多想,等待事态的发展,再做打算…
  二
  不管事情最终怎样解决,我必须先解决一件事情,兑现对朋友的承诺。
  我应该感谢我的朋友,尽管事情没能朝着我的预计发展,中途夭折,我还是要感谢她。
  这些年,我几乎失去对事物的渴盼,沉默太久。多年前的折翅,经济困扰的阴影总是抹不去,选择了沉默。
  不说我所做事物的好恶,单说这份友情的可贵,足以让我感动。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此时,我感恩不了,最起码的原则我要做到。
  从车子出事,我无数次在心中,筹划着兑现承诺的方法,为了就是一个信任,可以折翅,不可失信。
  曹操说,宁我负天下人,天下人不能我,我正好相反,天下人可以负我,我不负天下人。
  昨日和白班大姐说到此事,大姐也是欣然认可,难得一信任的朋友,不能失之。好在,一切还不是那样绝路之中。
  我和大姐说,如果万不得已,我只能不再开车,了了我心头这份心账,事后再谋其他吧。
  朋友已经知道发生的事情了,显得有点内疚,自责于不该支持我如此做,本来是要我好好的生活,阴差阳错,反弄其拙。
  这让我更加不安,愧疚的是我,怎能是她?雪中送炭的恩情,我断不敢忘,人这一生最低谷时,能有如此相助,此生也幸甚了。
  只是可惜了,我没有将这宝贵的资源用在刀刃上,偏于了冒险投机之中。
  有朋友问我,后悔不,我说,不后悔。我这一生,不愿意去后悔自己做的事情,做了就是做了,知道对错就可。
  说实话,人的很多情感在经济利益下,是很薄弱的,更何况虚拟的状态下相识,这份信任更是一种勇气,毕竟网络的背后还是隐藏着很多看不见的,历史的经验也是不宣而知的。
  我为之心灵的颤动,这一份真诚岂能不让我永生难忘。
  说到起初的资金短缺,我也四处寻觅,亲的人也罢,终是无果。心底积下多厚的冰冻,没有怨,只有哀,习惯了多年内心的承受,已经说不出痛在何处了。
  人总要有个愿望,有愿望就有希望,不论这个愿望的好坏。开始运作这事,那是我的梦,尽管我的梦已经破碎,但我终归做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梦。
  我的朋友,给了我梦的起源,没有你的帮助,我的梦没有开始,我敢去做梦,说明我的生命还没有停息。
  这就是我必须感激的,我不后悔,你也不会后悔你认识的我这位朋友。
  相信我!我依然还会走路。这只不过在我人生的经历中,又增添了一笔浓重的色彩!
  或许是白,或许是黑,更多的是色彩!
  三
  些许年的走过、经历,其实,我完全可以在面对任何事时,做到处之泰然的。
  可是昨夜,我的心还是乱了,波涛汹涌。十来个小时的时间,我心中的淤塞,几乎让我窒息,心中的悲愤,让我浑浑噩噩。
  我知道,这一切的原因,归属于白班大姐说的话。
  送合伙人回家的途中,她的夫人打电话来,那般担忧。车子刚到他的家门,老婆、孩子都迎了过来。好有种,大难过后再相见的感觉,我也分明看到,他夫人脸上焦急之感。
  起初,我并没那么刻意,送大姐回去的路上,大姐说,你看,小唐回家还能有母女相迎,说不定已经做好饭菜,等着回家压惊呢。
  说着无心,听着有意。我的内心防线突然间决堤,怆然的伤感,如潮袭遍我的全身。我感觉到开车的腿,似乎已经僵硬,硬撑着把大姐送到小区门口。
  本来遇到这事,就不打算今晚出车了,早点回家,休息休息。可现在,我却不知道回家的路,开着车没有目的的在道路上晃荡。路边招手的乘客,我根本视而不见,我知道,我的心情走入了最为颓废。
  我也意识到自己不再是自己,心中那股汹涌的悲恨,积郁我的丹田,来回于我的全身。
  是啊,换成今天是我,或者明天某一时某一事,谁又能与我相伴,给我温柔。
  最了解自己的是我,此时此刻,我已经无法再用我挚爱的文字与音乐来慰藉我,我的心太乱。大姐问我,回家不,我说不想回去。
  我没有勇气再去一个人买醉,因为买醉后的孤独与凄凉更为伤感。我也想到,去找熟悉的朋友对饮,又不愿意让朋友看到我的颓废与失落。
  一向自认为自己坚强,今夜我想放纵,将我的灵魂退化,不愿再去坚持。曾经,我的一位亲近的人,说我喜欢逃避,其实不是,人在心理最后一道防线攻破时,往往就很容易做出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举动来。
  昨夜真是太压抑,明显感到空气也成为挤压我心脏的外力,让我颓废。我不想做什么,只想沉浸在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人中,甚至是萎靡的环境中,喝得烂醉,获得我内心一点点的偏安。
  一个小老弟,带我走入朋友开的KTV,没有激情,只有冷峻,坐在污浊空气弥漫的包厢里,刺耳的音乐没有一点美感。我不想唱歌,只想喝酒,一杯又一杯,看的在场的人,都有点害怕,好似那不是酒,是水。我想醉,醉在这灯红酒绿的朦胧中。
  我点了《金鱼与木鱼》,借着歌词,我打趣说,有一天,木鱼问金鱼,你一天到晚游来游去,好不自在,我呢,一天到晚被人敲来敲去,是何道理呢?金鱼说,命不同而已。
  还有首刘欢的《从头再来》,我很喜欢的,是啊,正如歌词里一句,为了深爱的亲人,必须重新再来,我为了我的孩子。
  我这人,喝酒有个习惯,必须是最高兴或者最失落,饮多少酒都能承受,最怕心情平淡的时候,我喝酒是最磨蹭的。从包厢喝到哈街,一场疯狂,我不认识自己,我已经不认为我是自己。
  迪厅的音响是震动的,没有丝毫下到舞池跳动的激情,还是喝酒,冰凉的液体,还是无法浇灭心中的惆怅与悲情。看着那些左右的年轻男女,不敢说他们的人生不精彩,最起码他们活在他们的世界,我可以吗?我说,我可以,但我不能,我害怕找不回自己了。
  昨晚我是否应该感激一个女人陪着我,我说了,我不认识她,她也不认识我,酒醒之后一切都会忘记,我不需要有任何顾忌。酒精的麻木与冲动,很容易衍生本能,也很容易迷失自己,我不会为自己找块遮羞布,但也没做什么,我不认为我纯洁,因为我还是男人。我告诉那女人,未成佛,若成魔,简单的一步,只是我不愿。
  那个女人,把浑浑噩噩的我送到小区,不会再见,一切忘记。
  踉踉跄跄的我,看到小区门口两位大姐正在刷车,平常我的车也是在那里清洗,很熟,我过去借着酒劲,拿起水枪,泻意的喷洒着,嘴里还嚷着,将我冲刷,将我冲刷,淋湿我的身体,淋湿我的思维。< p> 相关的主题文章:

  • 买书< li>
  • 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添砖砌瓦< li>
  • 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赏析< li>
  • 登集宁老虎山< li>
  • 七绝·天问(两首)< li> < ul>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平凡的人生

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-红城网络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模板 X3.2